扑火英雄的人生片段:3月还在驻训,有队员最后发文“西昌不怕”


当下,新冠病毒已成为世界之公敌,然而泛暴派却只玩政治不抗疫。香港市民直言“我们好痛恨病毒,但我们更讨厌‘黄毒’。”香港《大公报》评论指出,大战当前,最重要是不添烦添乱,让社会集中资源精力,抗击疫情。泛暴派抢眼球、却提不出任何具体措施的行径,只是平添病毒扩散的风险,完全是不择手段、不负责任,罔顾公众健康。当地时间4月1日,泰国卫生部在疫情例行发布会上透露,泰国新增12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病例一部分是与此前确诊的聚集性病例相关,一部分有国外旅行史。目前,泰国累计确诊病例1771例。其中,12例死亡,342例治愈,1400多例正留院治疗。曼谷地区的病例数量约占一半,全国77个府有61个府出现确诊病例。

特朗普把确保边境安全作为其总统任期内的首要任务之一,2019年春季每个月都有超10万移民涌向美国边境,给美国南部边境带了危机。如今这场移民危机得到缓和,然而新冠病毒在全球的传播促使美国政府对边境和移民问题等增加了一些限制。特朗普3月宣布,限制与邻国墨西哥、加拿大边境的非必要的旅行。【海外网3月30日综合报道】早前,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港币,约人民币113.4万)助社区抗疫,区议会主席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则企图绕过程序,未经咨询就派发资讯错误的防疫包给市民,多名建制派议员去信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问题,指出该事件再次凸显泛暴派滥权,利用公权力满足其政治目的。

泰国宣布自26日实施《紧急情况法》,在该法令下,泰国政府有权采取宵禁等限制性措施,以减少人员流动,遏制疫情扩散。泰国军方已在全国主要路口设置359个检查站。目前曼谷、孔敬、乌隆、普吉等地已经关闭所有学校和商业场所,仅开放商场内的超市、药店、餐饮区,实行有限封城措施。

国土安全部一名官员称:“当下由于新冠肺炎的传播,美国面临着严重的公共卫生和国家安全威胁,执法人员必须获得必要的支持,以阻止公共安全威胁从我们边境进入美国。”

何俊贤(图源:香港“东网”)

此前,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新冠肺炎”,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瘟疫之河”的污名,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质疑泛暴派的动机,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

据香港《文汇报》3月30日消息,本年初,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拨款,委托社福机构购买物资,制作防疫包。首轮防疫包定于月中开始派发,而香港湾仔民政处在3月20日叫停该项目,指出防疫包的小册子中有数项错误,包括将124万元拨款写成105万元、将区议会未有定案的项目写入,以及将新冠肺炎污名化等。

路透社最先报道了国土安全部的这一请求信息,当时报道称美国已经在边境部署了约5000名士兵进行非执法活动。

泰国政府多次呼吁民众减少出行,让出行率减少90%,才能完全阻止疫情传播。泰国政府也在通过各种努力,确保口罩、治疗新冠肺炎药品以及生活物资供应。

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图源:香港“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