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援助第三批物资抵达 乌克兰政府:非常及时!


新京报:这样的国际交流有什么好处?

不过国外的医生和科学家也在进行相关研究、临床试验。像法国,现在病人很多,再过一两个月肯定就会有结果了。临床研究其实不难,对国内的科学家来说,病人数量急剧减少,所以临床试验受到了很大影响。但病人数量减少是一件好事,这说明我们遏制疫情的措施是有效的。

从传染病的角度来说,新冠病毒为什么这么厉害呢?因为它的潜伏期很长,还有很多无症状感染者。隐蔽传染是很可怕的,治疗新冠肺炎的关键是让它在潜伏期充分暴露,让无症状的感染者比例少一点。所以如果病毒变异导致感染者表现出来的症状更明显,其实是有利于发现感染者的。患者出现了失去味觉、嗅觉的表现,就是很容易识别的特征,所以诊断其实更容易了。

记者斯特凡·西马诺维茨推文截图

新京报:除了戴口罩,国内的一些经验会不会不太适合西方国家?

新京报:与国内的新冠肺炎患者相比,国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发生了哪些变化?

新京报:针对国外的情况,交流时,你们给出了哪些建议?

郝柏村是江苏盐城郝荣村人,媒体报道提到,郝柏村有2个显著标签:“反独大将”、蓝营大佬。

赵剡:全世界有很多很厉害的病毒,但它们的影响力是有限的。比如埃博拉也是冠状病毒,人一旦得病立刻就会出现很多临床表现,这就让它很好预防。SARS也是,一旦感染,患者会立刻发烧,所以你只需要验证这个人发烧没有就行了。

3月30日下午,多家台媒报道确认,台湾地区前“行政院长”郝柏村于30日逝世,享年102岁。